错过了《101》张馨月、《偶练》蔡徐坤、SNH48鞠婧祎、TFboys易烊千玺 王俊凯,是怎样的感受?专栏号

/ 镜像娱乐 / 2018-05-15 09:50
反观被《少年》淘汰的蔡徐坤、易烊千玺、王俊凯、鞠婧祎等的成长历程也不难发现,粉丝都直接参与了他们的出道及走红过程。

这是一档大家都希望被淘汰的综艺!

近日,正在参加《创造101》的选手张馨月被曝曾在《向上吧!少年》(下文简称《少年》)中止步20强,成为《少年》错失的又一“新秀”。不过,在《101》第四期,张馨月还是被淘汰了。然而,真正让网友为《少年》可惜的,是它还错失了《偶像练习生》的蔡徐坤、SNH48鞠婧祎、TFboys易烊千玺、王俊凯。

此外,TFboys中的王俊凯、易烊千玺在参加《少年》时,甚至未通过海选,SNH48中最具人气的偶像鞠婧祎也未能摆脱相似的命运。

在接连错失蔡徐坤、王俊凯、易烊千玺、鞠婧祎等人后,《少年》也被戏称为“史上最严综艺”。作为评委的高晓松在微博自嘲道:“嘿嘿我一贯有眼无珠!早年曾在深圳淘汰过周笔畅,北京淘汰过张靓颖,在某酒吧里说当时尚未出道的羽泉没戏,还劝过斯琴格日乐改行,我急需一片便携式地缝,以便随时钻进去哈哈。”

看似玩笑的背后,实际上是传统选秀模式在与互联网碰撞时产生了水土不服,单纯以“平台造星”的形式已经不能满足互联网环境下,粉丝对于参与养成偶像的需求。《少年》对蔡徐坤、王俊凯等的错失,实际上是对粉丝经济的淡漠和忽视,最终导致十四强反响平平。而被淘汰者在完善个人实力之后,再加上精准把握粉丝心理,便有了翻盘之机。

 

淘汰了蔡徐坤、王俊凯、易烊千玺

“史上最严综艺”的冠军却鲜有耳闻

《向上吧!少年》是一档诞生于2012年的选秀综艺,当时由《天天向上》的张一蓓制作团队联合搜狐视频合力打造,评委由曲家瑞、高晓松、宋柯等人担任。《少年》聚焦90后年轻一代的成长,报名选手达到20万人,网播量很快破亿,成为当时炽手可热的综艺之一,也在首次探索网台合作中初步取得成功。

当时,《少年》在全国多个地区进行海选。TFboys还未组合出道,但王俊凯已经与TF家族签约,成为一名练习生,发行了网络翻唱歌曲《囚鸟》、《蜗牛》,在微博上小有人气。王俊凯在参加《少年》成都赛区的海选时,演唱的也是《囚鸟》,然而唱到一半就被评委钱枫打断,遗憾收场。

同样参加成都海选的还有SNH48的人气偶像鞠婧祎。当时,鞠婧祎正处在豆蔻年华,演唱《绿洲》时表情紧张,略带羞涩,最终也未能走过海选。

易烊千玺在参加《少年》时,已经在“好丽友”广告的大面积传播下有了一定的辨识度。当时,易烊千玺先是秀了自己最擅长的街舞,成功进入下一轮,然而被要求唱歌时,由于跑调而被曲家瑞打断,结束了《少年》的录制。

0105leoy5xlxeop.jpg

目前,已经跻身一线“流量小生”的蔡徐坤成绩相对较好,当时参加了《少年》2012年6月4日的节目录制,先后表演了诗朗诵、舞蹈、唱歌、书法等才艺,但最终还是没能进入全国200强。

然而,六年后,曾经被《少年》淘汰的他们,个个都成了“流量担当”,“史上最严综艺”确实不是浪得虚名。

TFboys出道四年,参加春晚三年,微博粉丝超4000万;鞠婧祎则是目前SNH48中的ACE,也就是王牌成员,并两次在SNH48偶像年度人气总决选中夺得冠军;蔡徐坤在出道前就已有粉丝为其生日应援,目前业内预估其个人片酬在3000万上下。

而经过《少年》的“严格”选拔,最终留下的十四强首发阵容包括minisister、董继兰、刘俊麟、左溢、李文琦等,但大多数都人气寥寥,发展最好的左溢最新的动作是在电视剧《魔女的羽衣》中拿到了男二一角,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

蔡徐坤、易烊千玺等被淘汰,而《少年》选拔的十四强却鲜有问津,除了王俊凯等人年龄、表现力等客观原因,归根结底还是传统选秀模式在与互联网碰撞时产生了水土不服,评委推选出的参赛者或许够专业,但不一定能让互联网时代的观众买单。粉丝需要的不再是全盘托出的偶像呈现,而是陪伴式的共同成长。

  

传统选秀碰上互联网水土不服

催生粉丝经济与养成偶像的崛起

《向上吧!少年》是电视台与视频网站的首次合作。尽管《少年》已经开始注意到互联网这个巨大的流量入口,但视频网站对自制剧、自制综艺还没有概念,电视台聚拢着综艺制作的核心人才,尤其是湖南卫视在打造爆款综艺上可圈可点。

因此,电视台与视频网站的合作只限于将传统选秀模式引入互联网播出,依然延续着线下海选,线上播出,评委掌握话语权的形式,而没有在挖掘互联网受众需求的基础上进行合理化改进,更没有过多地去考虑粉丝本身的参与需求。

当然,《少年》播出时,左溢、刘俊麟等选手确实积攒到一定人气,但是粉丝的参与感被压制,难以形成粘性,很快就会被更适应互联网环境的新一轮选秀淹没。

反观被《少年》淘汰的蔡徐坤、易烊千玺、王俊凯、鞠婧祎等的成长历程也不难发现,粉丝都直接参与了他们的出道及走红过程。

以TFboys为例:

2013年4月1日,王俊凯与王源翻唱张国荣的《当爱已成往事》,点击量超40万。同年6月1日,两人再度翻唱《洋葱》,被阿信、刘若英等明星转发。7月,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三人组合出道,起初仍以翻唱为主,直到2014年才发了组合专辑,《青春修炼手册》之后,到处都是“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旋律。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也有借热点营销拉动流量,但根本上还是粉丝直接促成了三人的最终出道。而在之后的发展过程中,三人各有侧重,多项发展。王俊凯走表演路线,参演《长城》、《小别离》等影视作品;王源“综艺咖”的属性愈发明显;易烊千玺还是专攻舞蹈,但粉丝在各自的成长过程中参与度有增无减。

易烊千玺、王俊凯的粉丝曾先后因艺人不受尊重,形象受损开撕《这!就是街舞》、《我们十七岁》这两档综艺的制作方。粉丝经济崛起之后,“我养成的偶像,所以我无条件地支持他,维护他”已经成为当下粉丝群体的核心观念。

而在互联网时代,“流量=价值”,《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商业价值排行榜显示,王源、易烊千玺、王俊凯三人的商业价值分别为58.4亿、54.8亿、53.2亿。

如果说TF boys的走红是粉丝自发为其铺路,那么蔡徐坤等“九人团”的出道则是互联网选秀模式对粉丝经济的直接挖掘和利用。

《偶像练习生》以及《创造101》,都由视频网站直接打造,后者更是提出“全民制作人”的概念,将粉丝权力最大化,在以参与养成偶像带动粉丝积极性之后,粉丝便自愿为偶像贡献流量和金钱。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之前的统计,仅“九人团”各自的粉丝为其出道及其他应援花费金额就达到1092万元。

显然,《少年》当时并没有看到粉丝经济如此大的潜力。而《少年》之所以接连错过蔡徐坤等流量明星,一方面,是因为《少年》当时有20万选手参赛,在90后这个群体中覆盖面相当广,成为当下“流量新生代”的一次失败尝试也很正常,毕竟当时的他们个人能力确实还不够扎实。

另一方面,在评委面前,选手一时的表现就成了决定去留的关键,再加上评委自身的个人喜好很难覆盖大众喜好,在固守传统选秀模式的情况下,《少年》推出的偶像撬动互联网市场的可能性不大。而蔡徐坤、TFboys、鞠婧祎等则精准触动了互联网受众的脉搏,成为与粉丝经济共生共存的新一代“养成偶像”。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微信图片_20180514220218.jpg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