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新规全面限制视频行业!电视不能播的网站也不行,网剧的好日子到头了?专栏

/ 镜像娱乐 / 2017-06-05 10:24

 

广电总局终于要对网络节目下手了!昨日,广电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旨在进一步加强网节监管。

 

《通知》强调,网络视听节目要坚持与广播电视节目同一标准、同一尺度,把好政治关、价值关、审美关,实行统筹管理。这也意味着,广电这次电视网节“一刀切”后,各大视频网站网剧、网大自审自播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其实早在2015全国电视剧年会上,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罗建辉司长表示,对于网络剧的引导,将与电视剧司电影局共同联动,使得线上线下标准一致。近几年,网络节目虽做的风生水起,但头上仍悬着“广电监管”这把刀。

 

 

从乐视爆火的网剧《太子妃升职记》,到爱奇艺的《余罪》,近两年来遭整改、遭下架的网剧也不是一两部了,虽然广电这把刀一直牵动着制作方、播出平台和受众各方的神经,但看目前网络市场仍是良莠不齐,色情、低俗内容仍然存在,顶风作案的制作方和播出方不在少数。

 

统一电视网络审查标准后,线上线下标准一致,电视台不能播的,网络就不能播,且在任何平台上都不能播出所谓“完整版”、“未删减版”、“未删节版”及“被删片断”等节目,就连镜头片段也不行。

 

广电总局《通知》要求,网络视听节目必须坚守文明健康的审美底线,自觉远离低级趣味,坚决摒弃廉价的笑声、无底线的娱乐和无节操的垃圾。

 

视频媒体作为网剧、网大、网综等的主要发行渠道,广电可查可不查,现在广电收紧监管力度,网络市场必将经受阵痛,质量滥、内容色情暴力等低俗内容死的并不冤,同时也意味着网剧、网大的制作门槛能相对提高。对尺度和题材的“严苛把关”,势必会成为网剧、网大等发展的瓶颈和制约。

 

 

广电重拳出击之下 ,网剧产业野蛮生长时期结束

 

 

作为网节主力军的网剧,目前的市场完全是欣欣向荣的井喷之势。从2013年的50部,短短四年内,至今总量翻了7倍之多,在产量上几乎与传统电视剧持平。观众叫好,资本闻风而入,很多电视台的影视制作人也由传统电视剧转战到网络战场。

 

前几年不看好网剧,认为其没有电视剧成熟的商业模式,必定经受挫折的说法在现在已经被打脸了。网剧火了后,优酷、搜狐、乐视、爱奇艺等几大视频网站都忙自制独播网剧,同时这些视频平台也靠着分账赚得盆满钵满。

 

尽管中国影视的产业链还不够完善,但这两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网络剧开始走入了完善的产业链化的流程,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网络大电影低成本撬动高票房,依靠衍生品产业链赚钱的模式已经屡见不鲜,而视频平台自制网剧如《盗墓笔记》、《余罪》等,依靠独播和点播付费也已经开始流行并逐渐被观众接受。

 

在2015年“一剧两星”政策开始实施后,电视剧制作机构洗牌,一线卫视转入争夺大剧与大IP之战,而不入流的电视制作机构拍的剧难入电视台的眼,所以转而向网络平台寻求发展,这也带动了网剧的井喷式发展。

 

网剧至今虽不足以与电视媒体平分秋色,但显然已经自成一个大阵营,其制作平台也在迅速地蚕吞着传统电视台的利益链,在此冲击下,传统电视媒体不仅人才流失,且生存空间也变得逐渐狭窄,广电此次“线上线下”统一标准,也不能摆脱扶持电视台之嫌。

 

但真正让广电“大动干戈”的,还是网剧本身的弊病,相比传统的电视剧,网剧由网络平台自审自播,受到的审查力度较小,创作自然比较“随意”,这种环境下诞生的《余罪》、《法医秦明》题材新颖、剧情也很好吸引力,但另一方面,也造成了网剧市场的良莠不齐,有的网剧为了迎合年轻观众,大量利用性、暴力、审丑等元素消费市场,入不了主流,例如《爆笑先生》中多次展开关于性的剧情,而网剧《搜魔记》的海报完全就是三级片的既视感。

 

 

而一些网剧更是擅长打题材“擦边球”,将自身伪装成服务于亚文化甚至边缘文化群体的影视形态。比如之前的网剧《上瘾》,虽打着同志剧的旗号,但其为腐而腐的内容还是过“水”,其中对同性感情、社会地位、困境都无着墨,只是在消费噱头。网络大电影也是,网络电影带来最大的负面影响应该就是毫无尺度地拉低了电影人的门槛。

 

如此的市场环境,部分观众可能喜闻乐见,但广电总局肯定吹胡子瞪眼了,低俗和粗制滥造内容监管缺失,其社会影响、舆论引导急需整治,这种情况下总局出来通知加大审查力度,并不是心血来潮。

 

 

尺度优势失去后,靠“三俗”博眼球的路子行不通了

 

 

只要广电还在,收紧网节监管力度也就是一纸《通知》的事。

 

中国网剧兴起的时间并不长,仅有几年的时间,但从其诞生开始到现在,网剧似乎一直没有脱离“色情、暴力、低俗”的野路子,并将其作为走红和盈利的卖点。许多网友亦痛批部分网剧和网络大电影靠“色情暴力”吸引眼球。

 

广电也不是第一次出手了。去年10月,部分网络剧就遭遇下架整改、点名批评甚至永久停播;12月19日起,包括网剧在内的所有网生内容一律实行备案登记制,并且将与传统电视剧采取同样标准;今年3月业已实行的《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为网剧监管再次板上钉钉,而这次《通知》“线上线下”统一标准后,网剧“挨刀”已经不远了。

 

事实上,从去年下架网剧名单可以看出,受到冲击最大的主要是由非专业团队制作的、品质粗糙甚至投机性质比较强的网剧。广电严整,对于大多走精品化路线并资金雄厚的视频网站自制剧来说影响虽不大,但对于视频网站耗资大制作的网剧来讲,以后也应该在审查方面更加谨慎。

 

但广电收紧监管后,原本靠尺度、秀下限、抛噱头来引流的财路就要断,这些小成本制作的网剧大多以小博大,一般都是利用跟风,制造噱头来博市场关注,其本身没有多少文化价值和精神内核。

 

电视作为“旧媒体”,势必要面临着网络“新媒体”的冲击,网剧目前仅仅开了个头而已。目前视频网站格局基本趋于稳定,收费模式也已普遍形成,在此情况下,网剧整体朝精品化升级成为行业内部竞争优化的必然趋势。

 

目前网剧业内竞争演变成红海,同质网剧数量增多,受众基数增加、水平也在提升,如果网剧仍粗制滥造,当失去尺度优势后,其相对于电视台就没有什么竞争力了,审美疲劳的观众只会投向海外剧的怀抱。

 

广局这次的《通知》实施下来后,网剧无疑要与电视剧在内容尺度上回到同一起跑线,长远来看对网剧的发展是有裨益的,因为部分网剧创作者是时候转换思路了,放弃“下三滥”的噱头,把目光转向精良制作,走精品化、异质化路线上。

 

面对审查风口的收紧,对网剧、网大来说最好的解忧方法无疑是提升自身硬件设施,“打铁还需自身硬”,内容质量得过关。

 

 

线上线下“一刀切”,没有“分级制”之下广电的懒政

 

 

广电这次线上线下统一标准“一刀切”,大浪淘沙后一些“下三滥”的作品自己会被剔除出去,但与电视剧统一标准,也意味着网剧也要向“听话的孩子”看齐,管住自己的尺度,当然这是广电的一贯作风。

 

坏处就是物极必反,国产剧的尺度一向就是“痛”,如果网剧之前开的“天花板”也关上了,大家每天在电视和网络平台上就只能看看“核心价值观”,很可能会把观众推向海外剧的怀抱,毕竟“墙”还是可以翻的。

 

广电总局之前就指出部分网剧刑侦、灵异、暴力题材把关不足,影响恶劣,要求网剧不仅内容要积极向上,题材也要积极向上。现在《通知》里再次强调,网剧、网络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在剧情设计上要弘扬正气、发挥好道德教化和价值引领作用。

 

如果说网剧的低俗化倾向突出,较多剧都存在创作者主观意识媚俗,其实是不公平的。有位研究韩国儒家文化的教授就曾公开批评《甄嬛传》中钩心斗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错误价值观,而与此相比,很多网剧在题材上有所突破却并不被认可是有失偏颇的。

 

网络剧近几年才刚发展起来,其一夜之间达到电视剧的制作水准是不可能的,想解决“制作粗糙,精品较少”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让其发展,给它市场竞争和发挥的空间,优胜劣汰,而不是让其服务于“条条框框”,不发挥引导作用,反而强制规范,遏制创作者的热情。

 

新华网有评:“如此把线上线下剧集的审查播出标准混为一谈,既没有充分考虑网络剧和电视剧的区别,也于精细化管理相悖,有“一刀切”的懒政之嫌。管理部门要摒弃“网剧文化猛于虎”的成见,以开放、平和、平等的心态待之,在大原则下给予更宽松的政策和更大的力度扶持,从而营造“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线上线下文化氛围。”

 

很多国家都有影视审查制度,欧美很多国家针对未成年人的影视作品审查也很严格,但人家同样有分级制度。国内不分级就容易“一刀切”,这对编剧的限制太大了,当然国内影视制作者因为分级制头疼也不是两三天了。

 

不管是目前的网剧还是电视剧,尺度的“痛”都一直限制着国内影视制作人的发挥,而其也带来了很多事与愿违的后果,好的题材拍不了、好的创意易“挨刀”,包袱太重。

 

与其不断费劲查“尺度”,不如建立影视作品分级制度,要良心精品化发展,还要让“家长”广电满意,这对目前的网剧市场来说太扎心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最新快报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