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事件反思:中国有望在自动驾驶时代弯道超车专栏号

/ 土妖 / 2018-04-22 15:20
中兴事件的爆发,对企业确实是灾难,但对大国崛起的中国来说,反而可能是一件好事。

22

两年前的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直到今天,这一预言终于应验了。今年4月16日,中兴通讯遭到美国商务部下达的禁运令,禁止任何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技术、软件,有效时间长达7年之久,一直持续到2025年。这相当于直接把一家企业给“抹”去了,在中美贸易、技术争端的历史上,对一家企业采取“割喉”式打击,这还是第一次,但却一点都不意外。

这两天,中兴事件仍然在持续发酵中,全社会都在为美国的“霸权”而愤愤不平,声援中兴要挺住。但如果放在中美贸易、政治角力的大舞台上看,虽然这一禁令已经让中兴通讯走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但同时也激活了我们麻木的神经,给中国提了一个醒——在芯片时代,我们确实落后,短期内很难赶上,但庆幸的是,我们正进入物联网、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大数据的新时代,有了重新建构独立版图的机会。

与其怒其不争,不如退而结网

中兴事件发生后,国内主流舆论的声音中,“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论调很普遍,甚至还不乏一些“契约精神”的妖魔化声音,认为中兴通讯“违规”在先,受到惩罚是应该的。

实际上,这两种论调都都没脱离开事件本身,但这事儿早就已经不在企业的能力范围内了。尤其是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制造2025》、人工智能产业快速落地的节骨眼上,中美间的对抗已经从最初的贸易之争、政治分歧等层面,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话语权之争。可能不是中兴通讯被一剑穿喉,换做是其他同类企业,但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认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

相信很多人都清楚,中兴通讯碰到的麻烦是“老生常谈”,重灾区依然是芯片。目前中兴通讯业务覆盖无线网络、光传输、宽带接入、数据通信、核心网、云计算、手机终端等领域,这些业务都严重依赖芯片进口,尤其是对稳定性、可靠性要求很高的企业级领域,高速光通信接口、大规模FPGA、高速高精度ADC/DAC等芯片,国内目前暂时还没有可替代的方案。禁运后,中兴通讯面临的结果——“备件用完了,只能休克式停产”。如果失去Android 的使用权,中兴可能连生产和销售手机的生意也没得做了。

说白了,这等于被人掐了脖子,直接断气了。这么多年,政府、国内企业在芯片、操作系统上的投入并不少,但产出的“含金量”并不高,大部分集中在消费电子领域,但在关键环节的高端芯片上,基本上没有太大作为,依然大量依赖进口。当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因素,或技术突破需要较长的消化周期,或国内企业缺乏长远目标,核心技术短期收益小,不愿意投入;或国内核心技术和基础研发环境不好,还时不时冒出来“造假”、套取补贴资金的行为,破坏了基础研究的氛围。

但其实讨论这些话题都意义不大。道理很简单,因为仍然是站在原有的时空中谈如何追赶别人的话题,最多也就赶上人家,还得按照人家的规矩办事、出牌,根本谈不上颠覆。

美国在芯片、软件及上下游产业链上的优势体现在工业时代的领先性上,但如果遭遇颠覆式创新,过去的优势就会不复存在。庆幸的是,世界正进入一个拐点的时刻,从传统的工业时代切换到AI主导的时空。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退而结网”,在更高阶的时空发力。比如在代表未来世界的智能汽车、自动驾驶的风口上,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和开放平台,百度在自动驾驶的Apollo开放平台上的突破,以及华为、中兴通讯在5G技术上的截胡,都是典型的降维攻击的例子。

自动驾驶时代来了,迎来的是重构契机

正发生的这场革命的颠覆效应是具有广泛性的,是用人工智能技术重构每一个产业,利用5G、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全新基础设施去感知、采集数据,最终通过AI来改造产品服务模式,形成全新的产业链条及合作秩序。其中最核心的技术还是在AI上,智慧交通、智慧城市、智能家居等都与AI息息相关。

为了能更清晰地探讨AI重构产业链、价值链的机会,我们以自动驾驶为例,而这一领域也已经聚集了百度、谷歌、特斯拉、苹果等一大批的世界级的巨头。

25

想必没人否认,汽车产业面临的是一次高阶的跳跃,相当于重新洗牌,原有的核心技术链条和上下游产业关系都会被重新定义,新能源、互联网、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新技术的融入会形成全新的汽车新生态。与腾讯、阿里的局部发力比,百度的Apollo的野心显然要大很多,打造的就是一个完全自主的汽车操作系统和开放平台,有独立的基础开源架构,并将自动驾驶的核心技术能力、模块开源出来,形成更大的产业聚合力。

相比,阿里从去年开始入局,但局限在YunOS for Car 车载系统的“点”上,而不是自动驾驶的“面”上的布局,直到最近两天,才有消息透露,阿里正在研究自动驾驶技术。腾讯在去年11月,自动驾驶业务才首次亮相,之前投资入股了特斯拉、蔚来汽车等相关企业,总体上看还是“占坑“的思维,并没有从技术和生态上有所突破的想法。

在中兴通讯禁运事件没有发生前,在商言商,外界可能认为BAT只是路线不同,殊途同归罢了。但有了前车之鉴后,站在更高的层面来看这场“较量”,目标就不仅仅是赚钱那么简单了。而应该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看得更长远,打未来之仗,而不是只看当下;二是在着眼未来的同时,顺势把现在的劣势弥补了。

虽然再造一个全新的汽车生态难度较大,但百度从0起步倒也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数据显示,目前百度Apollo的合作伙伴已经突破了100家,与奇瑞、比亚迪、北汽、一汽、长城等自主品牌、国际一线汽车制造商福特、奔驰戴姆勒等达成合作,与蔚来汽车、威马汽车等造车新生派深度联姻,商用车领域覆盖福田汽车、金龙客车,其中与金龙合作的无人驾驶小巴更是称有望今年实现量产,与江淮、北汽合作车会在2019年量产。而且百度Apollo还拿到了北京、福建、重庆三地的首批自动驾驶路测牌照,自动驾驶车型超过10余款。

显然,百度Apollo在自动驾驶领域的进展算是国内跑的最靠前的,那么与国外比又如何呢?可能谷歌的Waymo是玩法最相似的一家,只不过,Waymo在自动驾驶领域浸淫了长达9年之久,一路过来磕磕绊绊,而后单独剥离出来,反而策略上越来越封闭了。Waymo倾向于建立从算法到硬件的一整套体系,甚至推出了低价版的激光雷达。换句话说,谷歌认为无人驾驶汽车,除了造车的事儿不涉足外,其余的想通吃;Uber的自动驾驶技术就更不用说了,之前一度陷入到了窃取Waymo商业机密的漩涡中,也没有Waymo、Apollo的技术格局,更要弱一些。但谷歌、Uber、特斯拉等都出现过无人驾驶的事故,今年3月18日,Uber还发生了全球首例无人驾驶车撞击行人并致死事件,让其自动驾驶技术蒙尘。

26

对于百度来说,值得尊重的对手就是谷歌Waymo,但两者走了完全不同的路径。相较于谷歌的闭门造车,可以说,百度的Apollo目标很清晰,做的是自动驾驶领域的“安卓”平台,形成更开放、丰富的产业生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Apollo已经经过了1.0、1.5、2.0、2.5四个版本的迭代,开放了超过20万行代码。Apollo作为开源平台也获得了全球开发者的喜爱,目前共有2000多名自动驾驶开发者及合作伙伴下载使用了Apollo代码,近10000名开发者在全球最大的开源社区Github上推荐使用Apollo开源软件,这对于一个发展一年时间的开放平台来说,势头是相当不错的。当然,除了开发者群体,还有福特、戴姆勒、博世、大陆、德尔福这样的重量级企业也加入了Apollo平台之中。可以说,在手机领域,美国可以拿Android系统来制约中国的企业,以关闭Android威胁中兴。那么到了自动驾驶时代,有了Apollo平台,中国有望不再受制于美国。

百度Apollo平台开源开放的架势是对的。因为自动驾驶汽车是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与中兴通讯在无线网、核心基站、光网络碰到的不是一码事。后者即使我们在芯片、软硬件及产业链上逐步补齐核心技术短板,但依然是一个跟跑者,很难实现超越,自动驾驶领域则不同,面临的是一次重构的契机。

弯道超车,中国有望撼动美国霸主地位

自动驾驶汽车领域虽然仅仅是中美“较量”的一个缩影,但在本质上却是相通的。就像中兴通讯禁运事件,如果仅仅看到表面,一味地去补芯片的短板,而不考虑长期规划,结果永远都是处于挨打的被动中。

而且工业时代的规则注定了往往会存在路径依赖的现象,在渐进式革新中,需要一步步追赶,超车几乎是不可能的。反过来讲,对美国企业来说,过去的强大很容易成为自我颠覆的阻碍。这些因素对新开启的AI时代来说,让中国具有了超车的机会。何况AI技术的成熟高度依赖于产业环境和应用实践,这方面,中国的优势更为明显。

显然,美国和中国都看到了这一点。中兴通讯事件的爆发,更像是美国给中国放出来的一枚烟雾弹,故意搅局的可能性大,而数据也表明了这一点。

据调研机构 CB Insights 统计,2017年全球 AI 初创企业的融资额达到152亿美元,仅中国就达到了73亿美元,占152亿美元的48%,超过美国的38%。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更是称,中国人工智能的崛起已经撼动了60年来美国的主导地位。今年2月,在新奥尔良举行的2018年大会上,中国提交的论文数量为1242份,美国是934份,中国比美国多出25%。

这些让美国在前沿技术领域如坐针毡。

在AI核心技术专利方面同样有这样的迹象。据悉,百度目前已公开的人工智能专利超过2500项,授权专利超过500项,持续稳居行业首位,涵盖智能语音、图像识别、自然语言理解、大数据用户画像等基础技术,以及智能驾驶(L3、L4)、人机对话式操作系统、智能云计算等领域。阿里更是成立了达摩院,扎根到机器学习、量子计算等前沿领域,这两天还收购了中天微,布局物联网、智能手机、安防等芯片。

更让美国心存忌惮的是,企业与政府间的合力效应正在形成。近年来,中国发布人工智能国家战略计划,并将网络安全与信息化放到战略高度上,百度Apollo去年11月入选首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腾讯在智慧交通领域的深度布局,背后都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如此看,中兴通讯禁运事件不排除只是一个幌子,本质上是美国对下一代人工智能、物联网时代的“恐惧”所致,担心中国在下一个时代取得支配世界级未来技术的话语权。

只不过,中兴通讯点太背,成为了牺牲品。当然,中兴事件的爆发,对企业确实是灾难,但对大国崛起的中国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布局人工智能、物联网、5G技术,并通过一带一路的渠道,将中国实践的设计方案输出到全球市场,将有望在另外一个时空撼动美国科技的霸主地位。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