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鹏论:马云预言即将成真 支付宝正在网联与银联间摇摆专栏号

/ 坤鹏论 / 2018-05-17 16:37

 

 

一、马云:政府需要我把它送给政府

昨天看到有篇文章的标题叫“马云梦想成真”,坤鹏论赶紧点开一看,我去!原来是支付宝接入网联,这标题党实在让人醉。

对于支付宝的命运,马云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就曾说过:“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支付宝,我想都不会想,会在1秒钟内把这个公司全部送给国家。”

后来,马云还在其他场合多次表过这样的决心,比如:“政府需要我把它送给政府,这不是气话。”

有时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那么轻松。

5月11日,网联清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联”)与支付宝发布公告称,双方签署合作协议,正式开展条码支付的业务合作。

 

 

 

 

支付宝称,网联作为支付宝条码收单业务重要的合作伙伴,已完成系统对接、联调测试和生产验证,各项准备工作全部就绪。即日起,面向收单机构提供测试、接入服务。

本以为,自此,国内两大支付巨头均被网联正式“收编”。

但,很诡异的是,合作相关新闻和公告推送不久,网联微信公众平台就正式删除了相应公告内容,随后官网发补充公告表示公司与支付宝在条码支付转接清算业务上的合作,双方仍就个别细节保持密切沟通,协商一致后将及时通知各合作伙伴。感谢各方的关注、理解和支持!

  

 

2017年8月央行发布的《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中规定,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

实话说,5月11日离6月30日大限有点近,特别是网联发了公告又撤下表示还要谈,这是要闹啥?对于一个有政府背景的企业,这事儿整得,没法说!

二、网联线上支付的中枢

网联于2017年3月31日启动试运行,也被称为“线上版银联”,即只做清算业务,不涉及支付。

它相当于国家牵头搞的官方组织,把中国所有支付公司和银行聚在一起,支付宝和财付通分别持股9.61%,算是并列第三大股东,京东旗下网银在线紧随其后,持股4.71%。

 

 

网联打造的平台叫“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指要为支付宝、财付通这类非银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一个共有的转接清算平台,受央行监管。

  

 

举个例子,假如你在淘宝上买了一双200元的凉鞋,通过支付宝,用绑定的招行卡付款,以前的流程是:

支付宝收到你的付款请求——自动向招行发起协议支付——招行在你的账户扣掉200元,并告诉支付宝已扣款成功——支付成功,交易完成

未来的流程是:

支付宝收到你付款请求——自动向网联发起协议支付——网联将交易信息保存数据库,再将请求转发给招行——招行在你的账户扣掉200元,告诉网联已扣款成功——网联再告诉支付宝并传输,支付已成功,交易完成

最后,网联还要生成清算指令提交给央行,并通知支付宝备付金存款行,例如建行,给其账户增加200元。

注意到不同了吧?

这里面网联起到了重要的桥梁和中枢作用,并且你的交易信息会保存在网联的数据库中,也就是相当于放到国家那里,所有交易明细都在国家的监控范围内。

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我们的个人数据放在国家那里自然比放在巨头那里让人放心些,起码不会因商业目的而被滥用。

所有交易流程都被监控,只要发生在线上,全程可追溯,不怕被骗。

钱更安全,备付金由网联统一托管,备付金就是我们平时在网上交易时支付出去,但还没有实际打到收款方账户上的钱,这笔暂时存放在交易平台上的资金,就可以被支付机构用于投资理财等,赚取额外的收益。

当然,对于普通用户,就像支付宝相关负责人所说的,这一合作改变的只是交易链路,用户和商家使用支付宝的支付体验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三、支付宝接入网联的过程很坎坷

支付宝与网联的联姻,过程并不平坦,甚至可谓有些坎坷。

相比,早早在去年3月31日网联试运行时,腾讯财付通是网联平台上成功完成首笔跨行清算交易的第三方支付公司,2017年6月30日,腾讯将旗下部分支付业务切至网联平台,今年3月31日微信支付的条码支付业务成功接入网联,马云的支付宝可算是姗姗来迟。

并且据此前的媒体称,支付宝对于接入网联一直很暧昧,迟迟不表态。

但是“蚂蚁金服已经站在了十字路口,是停下整治不合规的问题,还是只求发展、扩张规模,继续蒙眼狂奔,这需要大老板马云爸爸给出解答。”

就像坤鹏论曾在《马云挥泪换了他背后最有权势的女人》中所提到的,从去年开始,支付宝就接连被点命批评交罚款。

后来,我们就看到了马云和蚂蚁金服的一系列动作。

4月9日一大早,马云发出内部信《彭蕾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 由井贤栋兼任》,这被外界解读为“蚂蚁金服面临央行打压,换帅势在必行。”

  

 

4月23日下午,在2018中国绿公司年会上,马云提出“新三观”和“新三性”,并讲了耐人寻味的一段话:

“企业家不同于生意人、不同于商人,生意人是有钱就干,商人是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企业家却是要以家国利益为重,以未来利益为重,以社会利益为重。”

4月26日,《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8)》发布会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司副司长樊爽文不点名地批评道,支付机构不要想法设法去漠视规则,特别是市场上一些大的机构,不能以为自己“大而不能倒、大而不能管”,“对自己有利的(规则)就遵守,对需要调整的就不能执行。”

因为微信支付已经完成接入合作,那么在中国能配得上“大而不能倒”这五个字的支付机构,似乎只有支付宝了。

4月28日,据媒体爆料,马云带着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蚂蚁金服副总裁兼网商银行行长黄浩到央行总部,向相关领导汇报工作并进行了沟通,沟通内容主要包括此前例行检查、飞行检查的结果,以及关于接入网联等多项监管规定的落实进度。

再之后的5月11日,传出了“马云去了趟央行之后 支付宝正式被‘收编’!”的新闻。

四、银联的橄榄枝

4月27日,媒体报道中国银联与支付宝就条码支付达成合作,支付宝将在条码支付业务上接入银联,由银联提供转接清算业务,同时蚂蚁金服旗下网商银行也将接入中国银联的网络。

但,银联相关负责人表示,前期中国银联与蚂蚁金服就落实监管要求、推进双方合作进行了深入交流,但截至目前尚未达成正式协议,随后发布一则声明。

 

 

坤鹏论昨晚认真地查询了一下资料后发现,腾讯在3月31日接入网联合作后,紧接着又在4月1日和银联正式合作开展条码支付业务。

  

 

有专家称,腾讯与银联的合作,主要是看重银联的线下市场,可与网联的线上互补。

但是,坤鹏论认为,作为运营了16年的银联,早已实现线上线下、境内境外一体化,并且稳定性、可靠性也得到了市场的充分认可,相比较,只有一岁的网联还显“稚嫩”,目前主要立足于境内,所以腾讯才会双管齐下。

由于银联与网联都是监管批准设立和支持发展的清算机构,所以有业内人士称“从政策要求看,接入银联或网联都是合规的。”“至于今后走哪个清算机构,要看服务、质量、价格等因素。”

今年1月底,银联宣布,为银行、支付机构提供规范、优质的转接清算服务,新一代银联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经过近半年的运营检验,正式向各类成员机构全面开展大规模的各类业务承载服务。

是不是有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感觉!

那么,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支付宝其实还在网联和银联之间摇摆,举棋不定,又或者像腾讯那样要脚踩两只船?

 

 

3月,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为确保各项业务的顺利开展,支付机构同时接入银联和网联两家清算组织是更优的选择。未来一段时间内,线上业务仍然大概率归网联独有,助力其发展壮大;线下业务(含条码支付)领域,则会鼓励两家清算机构开展适当的竞争。”

五、接入网联的影响是什么?

那么,接入网联对于像支付宝、财富通等第三方支付机构有什么影响呢?

客观讲,肯定是伤筋动骨了,特别是头部机构,之前与银行直连,因为支付机构备付金可以增加银行存款,所以,银行愿意降低费率甚至免收一些费用。

如果再加上省去的银联转接清算费,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可以比较轻松地实现盈利。

可以肯定的是,以后这个优厚不再,用户规模的砝码不再是主要竞争优势,甚至有人认为,这对于弱势的小型支付机构是个利好,因为没有用户数量的影响,竞争相对更加公平了。

不过,坤鹏论认为,在移动支付领域,还是逃不掉得流量者得天下的宿命,因为有流量就会有更丰富的支付场景。

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都是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无法撼动的。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3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3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4亿。

 



1.砍柴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砍柴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砍柴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