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代言的爱玛电动车将上会!研发投入低 质量问题频发

专栏号作者 雷达财经 / 砍柴网 / 2020-11-24 22:25
"
如今,爱玛科技再次来到上会的关口,这次冲刺IPO能够顺利吗?

雷达财经出品 文|李万民 编|深海

11月26日,爱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玛科技)首发上会,拟登陆上交所主板。根据招股书,爱玛科技拟发行65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6.1%,募资金额达16.81亿元。募集资本扣除发行费用后,将按照轻重缓急顺序投向天津爱玛车业有限公司电动车自行车整车及配件加工制造一期至六期、电动自行车生产线技术改造、塑件喷涂生产线技术改造等项目。若募集资金不能满足拟投资项目的资金使用需求,公司将通过自筹资金解决。

爱玛科技是国内电动自行车行业的龙头企业,曾以周杰伦作为代言人超过10年时间。2012年,爱玛科技曾谋划IPO,因为董事长张剑与副总裁顾新剑"内斗"而不了了之;2018年6月,爱玛科技首次正式提交招股书冲刺IPO,未能一举成功;一年之后,爱玛科技卷土重来再次提交招股书,却在上会前因"专利诉讼"而被取消审核。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艾玛科技还存在研发投入低、质量问题频发等情况。

如今,爱玛科技再次来到冲刺IPO的关键时刻,这次能够顺利吗?

1900家经销商打天下,摩拜位列十大客户

爱玛科技的前身为天津市泰美车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9月27日。

2004年,公司开始进入电动自行车制造领域,成为中国最早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之一。2009年7月31日,有限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公司名称变更为"天津爱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此后,又分别于2013年9月17日、2015年10月19日经过2次变更,更名为现在爱玛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张剑,持有公司2.82亿股股份,占公司本次发行上市前股份数量的83.36%。此外,张剑之女张格格于2011年入职公司,历任总经理助理、董事长秘书,现任公司董事,通过长兴鼎爱间接持有公司67.73万股股份,占公司股本总额的0.2%。

公司主营业务为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主营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为98.95%。根据中国自行车行业协会、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爱玛科技截至2018年末的市场占有率为13.32%,是电动自行车行业的龙头企业。

从产品来看,2019年之前,电动自行车是公司最主要产品,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在87%以上。电动自行车产品分为简易款和豪华款。简易款电动自行车的外观接近自行车,其主要特点为车辆小巧、车体较轻、塑件包裹较少、有部分车架外露、骑行轻便、易操作;豪华款电动自行车的外观更接近于摩托车,其主要特点为车型较大、车体较重、塑件包裹较多、负载及爬坡能力更强。2019年之前,两款电动自行车车型中,豪华版占主营业务营收的比重更大,超过53%。

2019年4月15日,电动自行车《新国标》正式实施,爱玛科技停止生产《旧国标》规定的豪华款电动自行车,转而加大电动摩托车的投入。大部分的电动摩托车均由原豪华款电动自行车进行改型,并获得生产资质和产品资质后生产销售。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随着豪华版电动自行车营收贡献下降,电动自行车的收入占比降至73.66%,仍为营收主力。同时,随着原豪华款电动自行车停产,新投产的电动两轮摩托车的收入占比达到19.58%。其余产品如电动三轮车、自行车、配件销售的收入占比加起来一共6.76%。

公司的销售模式主要为经销模式。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共有经销商超过1900家,营销网络遍布全国。电动车产品由公司自行研发并生产,经过性能、安全等测试后,依靠经销商向客户销售并提供售后服务。报告期内,经销模式下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90%以上,其余少量为直销。

各销售模式下,爱玛科技均以预收货款为主、赊销业务为辅。客户一般通过银行账户、银行承兑汇票、信用证或现金等方式支付货款,款项直接回到公司账户,票据则通过票据到期兑付或贴现使得相关款项回到公司账户当中。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共享单车发展迅速,共享单车巨头摩拜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当年度贡献销售收入3.46亿元,占收入总额4.44%。此后,摩拜贡献销售收入占比下降,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0.95%、0.67%,仍然位列公司十大客户。

受共享单车业务影响,本来营收贡献已经不到1%的自行车业务,在2017年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达到6.44%。随后,共享单车热潮退却,公司这一块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也随之下降,从2017年的6.44%,降至2018年的3.06%和2019年上半年的0.75%。

毛利率低,研发投入占比低,负债率高

入局共享单车对爱玛科技来说成了一柄双刃剑。一方面,与共享单车公司的合作,令自行车订单量大幅提升,2017年当年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就从不到1%提升至6.44%;另一方面,销量的提升却并没有带来多少利润,甚至还带动了公司毛利率的下滑。

2016年至2018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为19.16%、15.07%、15.80%,爱玛科技同期毛利率分别为16.94%、13.05%、13.12%,显著低于同业。

毛利率低的原因有很多。爱玛科技将其中一项归因于公司2017年开展了毛利率较低的共享单车业务,从而拉低了整体毛利率水平。与新日股份相比,公司与雅迪控股均根据实际业务情况将包装材料计入生产成本而非销售费用中,降低了毛利率与销售费用率;与同行业其他公司相比,公司自2016年起不直接承担经销商的物流运输费用,而是通过价格折让方式对经销商进行补贴,相应调低产品价格;公司为扩大豪华款电动自行车市场份额,采取较低的定价,导致豪华款电动自行车毛利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豪华款电动自行车的毛利率,拉低了公司综合毛利率水平,也是公司毛利率低的原因。

2015年至2019年前半年,爱玛科技各年度营收分别约为59.12亿元、64.44亿元、77.94亿元、89.9亿元、44.55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3.75亿元、4.47亿元、2.63亿元、4.3亿元、1.99亿元。营收虽然在稳步增长,但净利润的波动性较大,在2016年达到顶峰。

另外,公司在研发投入上低于竞争对手。2016年至2019年,爱玛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是9624.47万元、11628.98万元和14976.6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49%、1.49%和1.67%。与之相比,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雅迪控股2017年、2018年的研发费用分别是1.83亿元和3.0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32%和3.07%。公司在招股书中坦承,公司研发费用占比低于可比上市公司。

除此之外,公司的负债情况看起来也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上半年,爱玛科技的资产负债率为72.88%,流动比率0.71倍,速动比率0.65倍。相比于新日股份、雅迪控股等竞争对手,爱玛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偏高,而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偏低。

对于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原因,爱玛科技解释为:公司进行资金管理时开具了较大规模的银行承兑汇票,应付票据规模较大。公司货币资金充足,不存在影响日常运营的偿债风险,也不存在银行借款的情况,面临的债务偿还风险较低。

2016年至2019年前半年,爱玛科技的应付票据余额分别为29.73亿元、25.42亿元、26.2亿元、24.39亿元;应付账余额分别为9.93亿元、12.77亿元、13.08亿元、13.26亿元,二者合计占去负债总额的85.79%、85.19%、86.07%和81.26%。

截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账上的货币资金为23.19亿元,并不足以覆盖应付票据、应付账款余额。

质量问题频发,IPO之路一波三折

2009年,随着周杰伦一句"爱就马上行动"的广告语广为传播,爱玛电动车坐上了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宝座。据当时媒体报道,请周杰伦的代言费高达3000万元,总投入保守估计2亿元。直到2018年末,周杰伦待摊销的代言费余额尚有1120.82万元。

通过利用明星打开知名度,爱玛电动车的销量节节攀升,还获得了中国驰名商标认证。但随着业务规模的不断扩大,质量上的问题也渐次暴露。

2019年2月,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2018年度流通领域电动自行车(含电池和充电器)商品质量抽查检验情况通报,爱玛科技子公司,也是本次募资将要投向的公司——天津爱玛车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爱玛)名列其中。

2019年8月,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电动自行车类商品质量抽查检验结果公示》显示,在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流通领域电动自行车类商品质量抽检不合格商品名单中,天津爱玛5批次电单车被检测出问题,主要包括最高车速、整车质量、脚踏行驶能力、反射器和鸣号装置等问题。

今年315期间,天津市消协发布2019年十大典型案例,其中点名爱玛电动车车把掉落。事起2019年3月4日,消费者胡先生在静海区陈官屯镇的爱玛电动车销售处,花费2000元购买了一辆爱玛牌电动车。2019年6月4日中午,骑行过程中车把掉了,导致摔伤。

后续沟通过程中,胡先生要求换一辆新的同等价值的电动车,并且报销医药费、误工费、打车费等。而爱玛电动车只答应给安装一个新的车把。胡先生致电静海区消协陈官屯分会请求调解后,爱玛电动车更换了全新电动车(不包含电池,电池用原车辆的),并赔偿医药费等共计1700元现金。

目前,黑猫投诉上与爱玛电动车相关的投诉量为156起。投诉内容涉及到拖延发货、车座掉落、电池问题、售后服务问题等多方面。

(截图来源:黑猫投诉)

据媒体报道,早在2012年,爱玛科技就有IPO的计划。当时董事长张剑与副总裁顾新剑"内斗"中后者出局,后者向税务机关举报爱玛科技。最终,爱玛科技子公司无锡爱玛被追缴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共2000万元,举报者顾新剑于2016年9月以涉及2.95亿元的敲诈勒索罪被逮捕,一审被判20年,两败俱伤。上市也不了了之。

2018年6月,爱玛科技首次正式冲击IPO,提交招股书,未能一举成功。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问及,报告期内是否存在产品质量问题,并说明发行人质量控制措施的有效性。第二次提交的招股书中,爱玛科技提到,报告期内公司及公司供应商因产品标识缺陷等原因进行了部分产品召回,采取了有效的召回措施。同时也表示,报告期内没有违反有关技术、质量标准而受到行政处罚的记录,未出现重大的产品质量纠纷,不存在重大产品质量问题。

2019年8月再次提交招股书后,就在11月下旬上会前2天,爱玛科技却遭遇了专利诉讼,被浙江一家企业以"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诉至杭州中院,涉诉金额约3000万元。于是,证监会公告取消对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上市之日又延期了1年。

如今,爱玛科技再次来到上会的关口,这次冲刺IPO能够顺利吗?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分享到
爱玛
声明:砍柴网尊重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砍柴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ikanchai.com
您想第一时间获取互联网领域的资讯和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砍柴网"或者"ikanchai",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从此和砍柴网建立直接联系。

相关推荐

热文导读

1
3